福州按摩技术
首頁 >> 律師說法律師說法

員工離職帶走客戶名單是否屬于侵犯商業秘密行為?

案件基本信息

1.裁判書字號

一審: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2013)浦民三(知)初字第455號;

二審: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14)滬一中民五()終字第74

2.案由:侵害經營秘密糾紛案

3.當事人

原告(被上訴人):吉爾生化(上海)有限公司

被告(上訴人):希施生物科技(上海)有限公司

被告(上訴人):朱國基

?

案情摘要

?

原告吉爾生化(上海)有限公司主營氨基酸、多肽類產品的生產和銷售,在其十余年的經營活動中投入大量成本整理形成了客戶名單。2009年,原告與被告朱某簽訂勞動合同,指派其負責國際市場開發,并明確約定:在合同期及解除合同的兩年內,朱某不得擅自公開、轉讓或使用吉爾生化公司的商業秘密,也不得直接或間接從事與吉爾生化公司業務相近或構成競爭關系的工作。后雙方未再續簽勞動合同,20132月,朱某從原告處離職。20133月朱某與被告希施生物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下稱希施生物公司)簽訂勞動合同,而后通過電子郵件,向原告多家客戶單位的業務負責人提供相關產品的訂貨信息,且達成一筆交易。原告認為兩被告共同侵犯了其商業秘密而訴至法院。浦東法院認為,兩被告侵害了原告的商業秘密,判決兩被告在判決生效之日起兩年內停止使用原告的商業秘密,共同賠償經濟損失15萬元。

?

典型意義

?

客戶名單是否構成商業秘密、以及被告是否采用不正當手段系此類案件審理的重點和難點。在本案中,與原告存在長期穩定的交易關系的客戶名單,包括名稱、聯系方式以及交易的習慣、意向、內容等,是區別于公知信息的特殊信息,具有價值性,且經原告采取合理保密措施,構成商業秘密。朱某使用客戶名單引誘原雇主的客戶、搶奪交易機會,希施生物公司明知朱某的行為而使用涉案客戶名單,共同侵害了原告的商業秘密。本案的裁判,既從反不正當競爭法角度對離職員工使用前雇主經營信息的合理性劃定了邊界,也為科技創新型企業防范離職人員可能帶來的法律風險提供了指引。

?

附:二審民事判決書全文


希施生物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等訴吉爾生化(上海)有限公司

侵害經營秘密糾紛一案二審民事判決書


上訴人(原審被告)朱國基。

?

上訴人(原審被告)希施生物科技(上海)有限公司。?

?

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

?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吉爾生化(上海)有限公司。?

?

法定代表人**,董事長。

?

上訴人朱國基、希施生物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希施公司)因侵害經營秘密糾紛一案,不服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2013)浦民三(知)初字第455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455日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4529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上訴人朱國基、希施公司共同的委托代理人####,被上訴人吉爾生化(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吉爾生化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到庭參加了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

吉爾生化公司在原審中訴稱:朱國基于20132月從吉爾生化公司離職后,在希施公司擔任總經理工作,其違反與吉爾生化公司的保密協議約定,利用其掌握的吉爾生化公司的客戶資源和價格體系等商業秘密,向吉爾生化公司的客戶發送跳槽郵件并銷售相同產品,不正當地增加了希施公司的交易機會,給吉爾生化公司造成了重大損失,希施公司明知朱國基違反了與吉爾生化公司的保密約定,披露、使用了其所掌握的商業秘密,但仍予以使用,故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據此,吉爾生化公司請求法院判令:

?

1、希施公司、朱國基停止侵害吉爾生化公司經營信息商業秘密的行為;

2、希施公司、朱國基公開登報向吉爾生化公司賠禮道歉、消除影響;

3、希施公司、朱國基共同賠償吉爾生化公司經濟損失人民幣50萬元。

?

希施公司、朱國基在原審中共同辯稱:

?

一、吉爾生化公司訴稱的客戶名單中的公司名稱及郵箱地址在互聯網上可以搜索得到,氨基酸和多肽產品的需求也不是某個客戶特定的需求,該些產品的價格是透明的、波動的,不具有秘密性;客戶名單在吉爾生化公司內部、外部都是公開的,其沒有采取保密措施;客戶名單并不必然會給吉爾生化公司帶來商業價值,故吉爾生化公司主張的客戶名單不構成商業秘密。

?

二、朱國基發送郵件僅是告知他人其職務發生了變更,并沒有侵犯吉爾生化公司的商業秘密。在吉爾生化公司主張的四個客戶名單中,AlmacScienceLtd.系希施公司的母公司的客戶,希施公司是基于母公司而與該客戶進行交易,且吉爾生化公司未與其余三家客戶發生交易,故希施公司、朱國基不存在侵權行為。

?

原審法院經審理查明:

?

一、吉爾生化公司及朱國基在吉爾生化公司任職的情況?

?

吉爾生化公司成立于1998511日,注冊資本188萬美元,經營范圍為研發、生產氨基酸和多肽系列產品、脫氧核糖核酸片段,銷售自產產品,并提供相關技術咨詢服務。?

?

20091112日,吉爾生化公司與朱國基簽署《勞動合同》,約定:朱國基擔任吉爾生化公司的國際銷售副總裁,專注于國際貿易和開發吉爾生化公司在國際市場的業務,同時兼質檢質控總監工作,負責公司的ISO9000工作,其中銷售部分工資為每月人民幣50,000元,質檢質控部分工資為每月人民幣8,000元,合同期限自2009121日至20121130日;朱國基不得將吉爾生化公司的技術成果和技術資料及商業秘密擅自公開或出讓或自用,并須嚴格遵守《吉爾生化(上海)有限公司技術及商業保密條例》(以下簡稱《技術及商業保密條例》);朱國基違反本合同約定的條件解除勞動合同或違法本合同約定的保守商業秘密事項,給吉爾生化公司造成經濟損失的,應按損失的程度依法承擔賠償責任;在合同期內及解除合同的二年時間內,朱國基不得直接或間接從事與吉爾生化公司業務相近的、構成競爭的或有損于吉爾生化公司利益的個人技術、商務活動和受聘工作;在解除合同后的二年時間內,朱國基必須嚴格遵守保密條例或競業限制,朱國基相應的補償金包含在每月的工資中,金額為其基本工資的10%;在合同期內及解除合同后,朱國基必須嚴格遵守《技術及商業保密條例》中的相關規定。同日,吉爾生化公司與朱國基簽署《技術及商業保密條例》,該條例載明:本條例適用于吉爾生化公司的所有成員,包括在公司工作的正式員工、博士后和其他臨時聘用的工作人員;上述人員無論是在職還是離職后都必須自覺遵守國家保密法,并對本公司的技術及商業秘密負有保密的義務和責任;凡在職期間,公司成員在任何時間、任何場合涉及到的任何以下信息均屬公司的商業秘密,未經公司同意,有關人員無論是在職還是離開公司后都不得泄露或公開,不得挪用:“1、本公司的客戶和潛在的客戶及其地址、Email、網址、電話、傳真等。2、與客戶和潛在的客戶往來的傳真、郵件(包括電子郵件)、詢價單、報價單、名片。……”?

?

上述勞動合同簽約后,朱國基在吉爾生化公司工作,從事勞動合同約定的相關工作。20121130日,勞動合同到期,雙方未再續簽勞動合同。2013225日,吉爾生化公司與朱國基正式辦理勞動合同終止手續,朱國基從吉爾生化公司處離職。

?

二、吉爾生化公司主張的客戶名單的情況?


吉爾生化公司與案外人上海昂博生物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昂博公司)于2010年、2011年、2012年、20131月至8月分別有40筆、22筆、32筆、17筆交易,交易金額依次為人民幣500,580元、518,460.60元、1841,178.25元、1177,770元;吉爾生化公司與案外人PHJapanCo.,Ltd.(以下簡稱“PH公司”)2010年、2011年、2012年、20136月前分別有15筆、7筆、4筆、6筆交易,交易金額依次為25,998.85美元、23,202.03美元、4,642.32美元、10,171.17美元;吉爾生化公司與案外人NeulandLaboratoriesLtd.(以下簡稱“Neuland公司”)2010年、2011年、2012年、20136月前分別有12筆、18筆、13筆、2筆交易,交易金額依次為32,322美元、142,999.80美元、177,400美元、124,500美元;吉爾生化公司與案外人AlmacSciencesLtd.(以下簡稱“Almac公司)于2010年、2011年、2012年、20136月前分別有19筆、13筆、11筆、6筆交易,交易金額依次為104,901.30美元、31,407美元、26,649.47美元、13,526.64美元。?
吉爾生化公司參加了CPhI&ICSEChina2011第十一屆、2012第十二屆、2013第十三屆世界制藥原料中國展,分別支付展位費等費用共計人民幣113,500元、91,500元及111,900元。2012年與2013年,吉爾生化公司向日本Naturepublishinggroup分別支付24,000美元及26,600美元,用于在12本相關雜志和NatureChina網站上刊登廣告。

?

三、希施公司及朱國基的相關情況?


? ? ? ?希施公司成立于201316日,注冊資本為50萬美元,經營范圍為生物醫藥技術、醫藥產品、醫藥中間體的研發,并提供相關的技術咨詢及服務,自有技術成果轉讓,自有技術的進出口業務,化工原料(除危險品)、實驗室儀器設備的批發、傭金代理、進出口,提供相關配套服務。?

?

201331日,希施公司與朱國基簽署《勞動合同》,約定朱國基擔任希施公司的總經理職務,專注于管理并確保公司的正常運作,同時兼任國內外貿易和開發希施公司在國內外市場業務,合同期限自201331日起至2016228日止,無試用期,工資為每月人民幣70,000元,并可以在3-6月后(按業務情況)調高至每月人民幣75,000元。

?

四、希施公司及朱國基涉嫌侵權的情況?

?

20131113日,吉爾生化公司法定代表人徐紅巖向上海市徐匯公證處提出證據保全申請,該公證處對徐紅巖攜帶來的電腦中的相關內容進行了網頁證據保全,主要操作為:點擊電腦桌面上的“Outlook”軟件,點擊結果頁面上的所有郵件文件夾中的收件箱文件夾,點擊相關主題的郵件并進行打印截屏。該公證處對上述公證過程及內容制作了(2013)滬徐證經字第8966號公證書。該公證書載明的相關內容如下:?

?

1201344日、9日,朱國基使用[email protected]郵箱分別向PH公司的[email protected]郵箱和昂博公司的[email protected]郵箱發送郵件,郵件的主題是希施生物科技(上海)有限公司,郵件內容是:尊敬的貴賓們:你們好!我是西蒙朱博士(吉爾生化有限公司前銷售副總裁),我希望大家能記住我。我已從吉爾生化有限公司調任現職希施生物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總經理。我們是一家有著20多種多肽(定制多肽、多肽試劑、特種化學品和多肽合成儀)相關業務經驗的公司。目前,我們在全球已有三處生產經營單位:(中國)上海、(中國)成都和(美國)加利福尼亞。……我們能提供以下各種產品以滿足貴方的需求:氨基酸及其衍生物、氨基醇、BOC-氨基酸(保護氨基酸)及其衍生物、Fmoc-氨基酸及其衍生物、多肽固合成的鏈接劑……,如果貴方對我們的產品和服務需要任何價目表,請隨時與我聯系。我希望貴方能給予我們向貴方呈現我們高質量產品和服務的機會。我們期待貴方對我們希施生物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的關注。后附有訂貨須知,載有朱國基的訂單傳真電話及電子郵件信息,最后落款有西蒙朱博士、總經理、希施公司企業名稱、地址、郵箱、電話、傳真、手機、網站等信息。PH公司、昂博公司將上述郵件轉發給了吉爾生化公司。?

?

220134月至5月,朱國基使用[email protected]郵箱與Almac公司的[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郵箱就氨基酸產品的成本核算單、樣品郵寄、訂單、原產地證書、產品批號、色譜圖等事宜發生多次郵件往來,雙方達成氨基酸的買賣交易,金額為260美元。

?

3201381日至82日,朱國基使用[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郵箱與Neuland公司的[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郵箱就所下訂單的產品的材料問題發生郵件往來,雙方最終沒有達成產品買賣交易。

?

其他案件事實?

?

201381日,希施公司委托代理人丁潔到上海市長寧公證處就相關網頁情況申請證據保全。證據保全的相關情況如下:1、雙擊桌面上的IE瀏覽器,在地址欄中輸入“http://phjapan.jp/company/”,按回車鍵,結果頁面為日文網頁,網頁最下方有“Mail[email protected]的字樣。該公證處就上述內容出具了(2013)滬長證字第5196號公證書。2、雙擊桌面上的IE瀏覽器,在地址欄中輸入“http://www.ambiopharm.com/”,按回車鍵,結果頁面為英文網頁,點擊結果頁面左側的“AmbioPharmTeamProfile”鏈接,結果頁面為四個人物的英文頁面,最下方顯示人物名稱為“RobertGeiger”,該公證處就上述內容出具了(2013)滬長證字第5197號公證書。3、雙擊桌面上的IE瀏覽器,在地址欄中輸入“http://www.google.com.hk/”,按回車鍵,在結果頁面搜索框中輸入“RobertGeigerAmbioPharm”字樣,點擊“Google搜索,點擊結果頁面最下方的“2”鏈接,進入下一頁,該頁第四個標題下方的文字中有[email protected]字樣,該公證處就上述內容出具了(2013)滬長證字第5198號公證書。?

?

2013929日,希施公司向上海市普陀公證處申請就朱國基攜帶的電腦中的相關郵件進行證據保全,主要操作如下:點擊電腦桌面上的“Outlook”軟件,點擊結果頁面左側收件箱中的“Evidence”文件夾,點擊右側中的“Wiffen…Letter”郵件,郵件發件人為[email protected],收件人為朱國基,附件為“20130905141854749.pdf”名稱的郵件,雙擊該名稱,打開該郵件,內容為Almac公司的Jonathan.wiffen發給希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CSBIOCO.,以下簡稱美國希施公司)的股東HengWeiChang的回復郵件,內容載明美國希施公司是Almac公司的一個供應商,從2008年至今一直為Almac公司提供美國希施公司的產品和服務。該公證處就上述內容制作了(2013)滬普證經字第4942號公證書。美國希施公司與Almac公司分別于2008年、2011年、2012年的采購訂單各一份及相關貨款支付的銀行票據。?

?

原審另查明,吉爾生化公司為本案訴訟支付了翻譯費人民幣12,375元、公證費人民幣3,500元及檔案資料查閱等費用人民幣68.50元,并提交了一張金額為人民幣8萬元的律師費發票。?

?

原審審理中,吉爾生化公司、希施公司一致確認:雙方各自經營的產品主要為定制氨基酸和多肽產品,屬于原料產品,客戶多為國內外研發型企業或機構,交易方式主要通過電子郵件等下訂單,境外客戶通過海關申報出口郵寄產品;吉爾生化公司系涉案氨基酸和多肽產品的生產商和銷售商,希施公司不生產涉案產品,系從其他生產商處采購后再行銷售。吉爾生化公司確認希施公司未與昂博公司、PH公司及Neuland公司發生交易。朱國基確認其向涉案四家客戶發送了上述公證所涉的相關郵件。希施公司確認其與Almac公司發生了上述公證所涉的產品交易。

?

原審法院認為:?

?

本案系侵害客戶名單經營信息的商業秘密糾紛,被控侵權行為地在中國,故應適用中國法律進行裁判。根據雙方的訴辯意見,本案有以下爭議焦點:

?

第一,吉爾生化公司主張的客戶信息是否構成吉爾生化公司的商業秘密;

?

第二,希施公司、朱國基是否侵害了吉爾生化公司的商業秘密;

?

第三,如果希施公司、朱國基構成侵害商業秘密,則如何確定其應當承擔的民事責任。?

?

一、吉爾生化公司主張的客戶信息是否構成吉爾生化公司的商業秘密?

?

吉爾生化公司認為,吉爾生化公司投入大量的物力和人力,獲取了包括客戶名稱、聯系方式、類型、交易習慣、交易需求以及相關業務主管的個人個性資料等在內的涉案客戶信息,并與該些客戶保持長期穩定的交易關系,故涉案四個客戶名單構成受保護的經營秘密。希施公司、朱國基抗辯,涉案客戶的名稱、聯系方式可以從互聯網等公共渠道獲得,不符合不為公眾所知悉的要求,且吉爾生化公司沒有采取合理保密措施,不具有價值性,故不構成商業秘密。?

?

原審法院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七條第三款的規定,商業秘密是指不為公眾所知悉、能為權利人帶來經濟利益、具有實用性并經權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術信息和經營信息涉案四個客戶名單經營信息符合上述條件,構成商業秘密,理由如下:

?

首先,商業秘密中的客戶名單,一般是指客戶的名稱、地址、聯系方式以及交易的習慣、意向、內容等構成的區別于相關公知信息的特殊客戶信息,包括匯集眾多客戶的客戶名冊,以及保持長期穩定交易關系的特定客戶。通常而言,僅僅包含客戶的名稱、地址及聯系方式的客戶信息往往從公共渠道容易獲得,較難構成商業秘密,而客戶的交易習慣、交易需求、價格承受能力甚至客戶主管人員的個性等信息往往是區別于公知信息的特殊客戶信息,可以構成受保護的經營秘密。由于這些特殊的客戶信息有可能處于動態,難以直接明確的通過某種方法予以固定,故可以通過分析權利人開發客戶投入的時間與人力、物力成本以及雙方長期穩定的交易往來等情況來判斷該客戶信息是否區別于從公共渠道容易獲得的企業名錄,是否構成不為公眾所知悉的信息。本案中,吉爾生化公司持續通過參加展會、發布廣告、郵件推廣等方式,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用以開發客戶;吉爾生化公司提交的其與昂博公司、PH公司、Neuland公司以及Almac公司等四家客戶的產品發票、海關出口貨物報關單表明吉爾生化公司與涉案四家客戶從2010年至2013年期間一直存在長期穩定的交易關系。因此,原審法院認為,吉爾生化公司主張的昂博公司、PH公司、Neuland公司以及Almac公司等四家客戶名單系不為公眾所知悉的信息。?

?

希施公司、朱國基辯稱PH公司的名稱及聯系方式[email protected]、昂博公司的名稱及聯系方式[email protected]可以通過互聯網上查詢,Almac公司的名稱及聯系方式可以通過名片獲得,故該些信息不構成不為公眾所知悉的要求,不構成商業秘密。原審法院認為,一方面,該些網站、名片上的信息過于簡單,僅憑該些信息,難以建立并形成穩定的客戶關系,不能取代吉爾生化公司通過長期穩定的交易關系獲取的涉案四個客戶的交易習慣、交易需求、價格承受能力等受保護的特殊信息;另一方面,該些信息系希施公司、朱國基在訴訟后從網站上搜索而得,無法證明該些信息系希施公司、朱國基主動在開發客戶時所產生,也無法否定吉爾生化公司為在大量信息中開發出穩定客戶所投入的大量人力與物力成本,故對上述抗辯意見,原審法院不予采納。?

?

其次,吉爾生化公司與朱國基簽署的《勞動合同》及《技術及商業保密條例》明確客戶名單等經營信息系吉爾生化公司的商業秘密內容,朱國基在職期間及離職后對吉爾生化公司的客戶名單商業秘密負有保密義務,且與朱國基約定了競業限制的補償金,足以認定吉爾生化公司為防止商業秘密信息泄露,就涉案客戶名單已經采取了合理的保密措施。?

?

朱國基提交了一份吉爾生化公司向包括實習和見習人員在內的大量公司員工發送的《加強郵件客戶推廣的管理辦法》文件以及一份認領訂單的郵件,以此辯稱吉爾生化公司的非銷售人員甚至是實習或見習人員都可以接觸到客戶的信息,故吉爾生化公司就客戶名單沒有采取保密措施。原審法院認為,一方面,該兩份郵件系復印件,吉爾生化公司就其真實性不予認可,原審法院難以認定其真實性;另一方面,即使該郵件真實,因《加強郵件客戶推廣的管理辦法》明確闡明該辦法系為了加強產品的推廣力度以為公司不斷爭取新的客戶,且規定了當推廣郵件引起潛在客戶對公司產品興趣并回復時,網管立即將該郵件轉發給所屬銷售人員,故該郵件推廣的對象并不是吉爾生化公司的已有客戶,更不是吉爾生化公司主張的如涉案形成長期穩定客戶關系的客戶,而是其為開發潛在客戶所做的一種努力,因此該郵件不僅難以證明吉爾生化公司未采取合理的保密措施,反而更加說明了吉爾生化公司為開發客戶所進行的艱辛努力,故對上述抗辯意見,原審法院不予采納。?

?

最后,長期穩定的客戶名單,必然會大大增加吉爾生化公司的交易機會,減少吉爾生化公司的交易成本,為企業帶來競爭優勢及穩定的經濟利益,具有價值性或實用性。

?

二、希施公司、朱國基是否侵害了吉爾生化公司的經營秘密?

?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二款的規定,違反約定或者違反權利人有關保守商業秘密的要求,披露、使用或者允許他人使用其所掌握的商業秘密的,構成侵害商業秘密的行為;第三人明知或者應知他人的違法行為,獲取、使用或者披露他人的商業秘密,視為侵犯商業秘密。原審法院認為,根據在案證據,可以認定朱國基實際接觸到了吉爾生化公司主張的四家客戶信息,但違反與吉爾生化公司的保密約定,向希施公司披露并使用該四家客戶信息,以此為希施公司開發客戶且實際與其中一家客戶進行了交易,其行為不正當地搶占了吉爾生化公司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而獲取的穩定客戶關系所帶來的競爭優勢,構成侵害吉爾生化公司的商業秘密;希施公司明知或應知朱國基的上述違法行為,但仍然使用涉案經營信息,與吉爾生化公司開展直接競爭行為,以此獲利,亦構成侵害吉爾生化公司的商業秘密。理由如下:?

首先,吉爾生化公司與希施公司均從事定制氨基酸與多肽等原料的銷售,銷售對象也多是國內外的研究機構等,兩者系具有直接競爭關系的經營者。朱國基于200912月開始在吉爾生化公司處工作,直至20132月離職,任職期間擔任國際銷售副總裁,負責國際貿易和開發吉爾生化公司的國際市場業務,而涉案四個特定客戶在該期間與吉爾生化公司存在長期穩定的交易關系,故可以認定朱國基在吉爾生化公司處任職期間知道或者應該知道該四個特定客戶信息。?

?

其次,吉爾生化公司與朱國基約定了關于客戶信息等經營信息的保密義務以及競業限制條款,但朱國基于201331日即進入希施公司處工作,并擔任總經理,負責國內外貿易并開發國內外市場業務,其職務內容與在吉爾生化公司處銷售業務職務相同。就希施公司、朱國基的具體行為而言,朱國基從吉爾生化公司處離職后的一個多月后即20134月初就向昂博公司、PH公司發送離職跳槽郵件,且該郵件內容并非僅是對朱國基從吉爾生化公司處跳槽到希施公司處任職的客觀陳述,而是使用大量的文字來介紹希施公司的產品,并告知如需要下訂單的具體操作方式,故朱國基發送該郵件的根本目的并非是為了告知該兩公司其已跳槽的事實,而是向該兩公司介紹希施公司的商品,并希望該兩客戶與希施公司發生交易關系,以此搶奪吉爾生化公司與該兩客戶的交易機會。朱國基與Almac公司的郵件往來,表明Almac公司與希施公司已經達成了交易。朱國基與Neuland公司的郵件往來說明Neuland公司已經向希施公司下訂單,開始了交易的流程。朱國基向昂博公司、PH公司通過跳槽郵件的形式介紹推銷的希施公司的產品、與Neuland公司交易磋商的產品以及與Almac公司實際交易的產品均系氨基酸或多肽產品,朱國基使用的信息與吉爾生化公司主張的涉案四個客戶名單信息相同。希施公司與吉爾生化公司從事直接競爭的定制氨基酸或多肽產品的銷售業務,且聘請朱國基擔任與吉爾生化公司銷售業務相同的總經理職務,故希施公司知道或應當知道朱國基掌握吉爾生化公司的涉案客戶信息,但仍使用朱國基掌握的客戶信息開發客戶或與客戶交易。?

?

希施公司、朱國基將互聯網上搜索的昂博公司、PH公司的郵箱聯系方式作為其使用該兩公司客戶信息的合法來源,辯稱未侵害昂博公司與PH公司客戶信息的商業秘密。原審法院認為,一方面,該些信息很簡單,只有公司名稱及郵箱的聯系方式,就通常情況而言,經營者很難在短短一個多月內就從互聯網浩瀚的信息中篩選出該兩公司對希施公司產品有切實穩定的需求,希施公司、朱國基無法證明該兩客戶信息系其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而獨立開發的;另一方面,朱國基向昂博公司、PH公司發送的跳槽郵件也說明其并非從網絡上獲取的該些客戶信息,而是因知道該些客戶對定制氨基酸產品有長期穩定的需求等信息,才有針對性的向該兩公司發送希施公司產品的介紹和訂購信息,故對希施公司、朱國基的上述抗辯意見,原審法院不予采納。?

?

希施公司、朱國基辯稱其與Neuland公司的交易磋商系Neuland公司主動聯系的,故未侵害Neuland公司客戶信息的經營秘密。原審法院認為,雖然我國法律規定了客戶基于對職工個人的信賴而與職工所在單位進行市場交易,在該職工離職后,能夠證明客戶自愿選擇與自己或者其新單位進行市場交易的,應當認定沒有采用不正當手段,但希施公司、朱國基行為并不符合上述法律規定。從Neuland公司與朱國基之間的郵件內容來看,Neuland公司稱其已經向希施公司購買“Pybop”,并要求希施公司提供與該產品相關的文件等,說明雙方在涉案郵件之前已經發生關于訂購產品的郵件往來,希施公司、朱國基對此有條件舉證但未舉證,不能證明雙方的交易系Neuland公司主動與希施公司聯系或系基于對朱國基的信任而自愿選擇與希施公司聯系,故對希施公司、朱國基的上述抗辯意見,原審法院不予采納。?

?

希施公司、朱國基辯稱其與昂博公司、PH公司、Neuland公司并未發生實際交易,故未侵害該三家客戶信息的商業秘密。原審法院認為,商業秘密保護的核心是對不正當手段的規制,以維護誠實守信、公平的商業道德和競爭秩序,侵害商業秘密行為的構成并不要求發生實際的損害后果。故對希施公司、朱國基的上述抗辯意見,原審法院不予采納。?

?

希施公司、朱國基辯稱其與Almac公司發生交易系基于希施公司母公司美國希施公司的介紹,未侵害吉爾生化公司主張的Almac公司客戶信息的商業秘密。原審法院認為,HengWeiChang分別系美國希施公司的股東、希施公司的股東之一,故該兩公司系關聯公司,雖然Almac公司自2008年開始就一直為美國希施公司供貨,但從希施公司提交的雙方之間的交易訂單來看,雙方交易的對象系感應器、玻璃器皿等醫療器械,而非涉案的氨基酸和多肽等原料產品,且Almac公司僅稱美國希施公司而非希施公司系其供貨商,在希施公司沒有提供其他證據的情況下,難以證明Almac公司系基于美國希施公司的信任或介紹而主動與希施公司發生氨基酸或多肽產品的交易,難以認定希施公司使用Almac客戶信息有合法來源,故就希施公司、朱國基的上述抗辯意見,原審法院不予采納。

?

三、關于希施公司、朱國基的民事責任?

?

原審法院認為希施公司、朱國基共同侵害了吉爾生化公司的客戶名單的經營秘密,對此應當承擔停止侵害、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

?

關于吉爾生化公司要求判令希施公司、朱國基停止侵害經營秘密的訴訟請求,原審法院認為,商業經營信息往往會隨著市場變化而發生變化,客戶名單作為商業經營秘密體現的價值也存在一定期限,故原審法院依法酌情確定希施公司、朱國基停止使用該項商業秘密的期限。?

?

關于吉爾生化公司要求判令希施公司、朱國基公開登報賠禮道歉、消除影響的訴訟請求,原審法院認為,商業秘密本質為一種財產權,未損害權利人人格性利益,不應適用賠禮道歉的民事責任方式;同時,希施公司、朱國基與昂博公司、PH公司、Neuland公司并未發生交易,與Almac公司也僅發生少量交易,且希施公司、朱國基行為系單純的使用商業秘密,難以認定希施公司、朱國基的行為對吉爾生化公司造成了必須消除的不良影響,故希施公司、朱國基無需承擔消除影響的民事責任。


關于吉爾生化公司要求判令希施公司、朱國基賠償經濟損失人民幣50萬元的訴訟請求,原審法院認為,根據本案在案證據,難以確定吉爾生化公司因被侵權而遭受的實際經濟損失數額,也難以確定希施公司、朱國基因侵權而所獲經濟利益數額,故應當適用法定賠償原則,依法確定賠償額。原審法院根據吉爾生化公司為形成涉案客戶名單的經營秘密所付出的努力、吉爾生化公司以往同類產品的交易價格和希施公司、朱國基侵權行為的性質、情節、主觀過錯、侵權持續的時間以及吉爾生化公司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費用等因素酌情確定希施公司、朱國基所應承擔的賠償數額。?

?

綜上,原審法院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三十四條第一款第(一)項、第(七)項、《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三)項、第二款、第三款、第二十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不正當競爭民事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九條第一款、第十條、第十一條、第十三條、第十四條、第十六條、第十七條的規定,判決:一、希施公司、朱國基在判決生效之日起兩年內停止使用吉爾生化公司的經營秘密,即昂博公司、PH公司、Almac公司、Neuland公司等四家客戶名單;二、希施公司、朱國基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共同賠償吉爾生化公司經濟損失人民幣15萬元;三、駁回吉爾生化公司的其余訴訟請求。一審案件受理費及財產保全費共計人民幣11,820元,由吉爾生化公司負擔人民幣4,137元,由希施公司、朱國基負擔人民幣7,683元。?

?

原審判決后,朱國基、希施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訴,請求本院撤銷原判,依法改判,駁回吉爾生化公司在一審中的全部訴訟請求。其依據的事實和理由為:1、吉爾生化公司主張的四家客戶信息不符合商業秘密的秘密性、保密性和價值性的法定條件,不構成商業秘密:四家客戶信息不具有商業秘密的不為公眾所知悉的特征,同時,吉爾生化公司與四家客戶也沒有形成長期穩定的交易關系,故不符合商業秘密的秘密性;吉爾生化公司沒有對客戶信息采取任何的保密措施,不符合商業秘密的保密性;四家客戶的客戶名稱、聯系人、聯系方式等簡單的信息并不具有任何的商業價值或者競爭優勢,不符合商業秘密的價值性。2、朱國基、希施公司使用的信息為客戶名稱、聯系人電子郵件地址,該信息與吉爾生化公司主張的客戶信息不一致。3、朱國基、希施公司沒有實施侵害吉爾生化公司經營信息的行為:朱國基在吉爾生化公司任職期間,客戶交易關系的維系是由每個銷售業務員具體負責,朱國基并不與客戶實際接觸,其不掌握客戶的深度信息;朱國基向昂博公司、PH公司發送電子郵件只是通知其離職的消息,聯系人及電子郵箱的內容為公眾所知悉的內容,不屬于商業秘密;⑶Neuland公司與Almac公司是主動聯系朱國基希望與朱國基及希施公司合作。4、吉爾生化公司并未因朱國基、希施公司發送電子郵件的行為而遭受損失。?

?

兩上訴人在庭審中稱被上訴人2013225日行政管理部群發給各位銷售的一份認領客戶訂單的郵件,郵件內容含有該客戶的一些信息,如客戶的聯系方式,但其公司行政人員卻將該郵件轉發給了包括管理層在內的人員,可見被上訴人對這些客戶信息并未采取保密措施。?

?

被上訴人吉爾生化公司答辯稱:兩上訴人的上訴理由原審判決均作了相應的闡述,其同意原審判決的認定,故請求本院駁回兩上訴人的上訴請求。?

?

兩上訴人在二審中提交了以下證據材料:?

?

1Almac公司發送給朱國基的電子郵件,證明希施公司與Almac公司發生交易系Almac公司主動聯系朱國基;?

?

2Neuland公司與朱國基的往來電子郵件,證明希施公司與Neuland公司磋商系Neuland公司主動聯系朱國基;?

?

3、上述兩組電子郵件的公證書,證明上述電子郵件的真實性、合法性。?

?

被上訴人對上述三組證據質證后認為真實性沒有異議,但不能證明兩上訴人的主張,從證據只能看出Almac公司與Neuland公司對希施公司有一個詢價的過程,而看不出Almac公司與Neuland公司是主動聯系希施公司的。?

?

被上訴人未向本院提供新的證據。?

?

本院認為,就Almac公司發給朱國基的郵件來看,該郵件內容是Almac公司希望朱國基提供成本核算和預期交貨的時間,可見在該郵件前雙方還有產品磋商的其他郵件,此郵件非Almac公司第一次發給朱國基的,故看不出是Almac公司主動聯系;就Neuland公司發給朱國基的郵件看,該郵件內容是Neuland公司讓朱國基提供試劑價格以及從訂貨到交貨的時間,可見在該郵件前雙方也已經就交易產品進行過磋商,看不出是Neuland公司主動聯系兩上訴人的。故本院對于兩上訴人提供的證據不予采信。?

?

庭審中,兩上訴人對原審法院認定的下列事實提出異議:原審認定被上訴人與涉案四家客戶于2010-2013年間發生過交易有誤。其中,1、與昂博公司的交易,被上訴人僅提供發票而未提供訂單、合同來佐證,故無法證明其與昂博公司真實發生過交易;2、對于其他三家公司,被上訴人提供的發票聯與海關出口貨物報關單收匯核銷聯等證據無法對應,故亦無法證明其與該三家公司之間存在交易。?

?

本院經審理查明,原審判決認定的事實屬實。?

?

關于兩上訴人對原審認定事實所提出的第1點異議,被上訴人提供了與昂博公司的往來郵件、商業發票、海關報關單等證據,該些證據之間能夠相互印證,形成證據鏈。因此,兩上訴人就該節事實所提異議不能成立。?

?

關于兩上訴人對原審認定事實所提出的第2點異議,經查,海關制定的報關單格式文本中并沒有客戶一欄,但發票和報關單的貨品、數量、價格、交易時間都是吻合的,能夠相互印證,形成證據優勢,故原審法院采信該些證據并據此認定被上訴人與該三家公司發生交易的事實并無不當,兩上訴人就此節事實所提異議不能成立。

?

本院認為,根據雙方當事人的訴辯主張,本案二審審理的爭議焦點主要在于:

?

第一、被上訴人主張的客戶名單能否構成商業秘密中的客戶名單;

?

第二、如果構成商業秘密,兩上訴人的行為是否侵犯了被上訴人的客戶名單;

?

第三、如果構成侵權,原審判決賠償數額是否合理。?

?

一、被上訴人主張的客戶名單能否構成商業秘密中的客戶名單。?

?

本院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之規定,商業秘密應符合秘密性(不為公眾所知悉)、保密性(經權利人采取保密措施)、價值性(能為權利人帶來經濟利益,具有實用性)的特點,根據查明的事實,可以認定被上訴人與涉案四家客戶存在長期供貨關系,有著特定的交易習慣和交易內容,被上訴人為開發客戶信息付出了時間、人力、物力和財力的代價,涉案四家客戶名單符合商業秘密的秘密性、保密性、價值性要件,構成商業秘密中的客戶名單。理由如下:?

?

1、商業秘密中的客戶名單不是簡單客戶名稱的列舉,而應當是客戶的綜合信息,除了客戶名稱,還包括在與客戶長期交易過程中形成的價格承受能力、需求類型、項目負責人的聯絡方式及性格特點等全面信息。被上訴人所提供的與四家客戶的往來業務郵件、商業發票、海關報關單、裝箱單、采購訂單中,不僅反映出公知領域中的一般客戶資料,也體現出四家客戶在產品需求、交易習慣、付款方式、聯系人性格等方面的特殊需要,上述信息需要經過長期積累才能形成,非參與交易履行者不經過努力將無從知曉,也很難在公開領域直接獲得。雖然兩上訴人稱通過互聯網及展會上發出的名片能夠查詢到四家客戶的名稱、聯系人及電子郵件等信息,但一方面,互聯網、名片等公知領域僅能反映四家客戶的名稱、經營范圍、聯系方式等一般性信息,而屬于商業秘密范疇內的深度信息并不能從中獲得。這些客戶的項目負責人、所需產品的特殊需求等信息并沒有反映在網頁和名片中,要獲得這些信息必須通過一定時間的交流和交易。即便互聯網上有部分客戶的信息,但去網上搜索這些客戶信息的前提是得要知道有這個客戶的存在,并且還要知道客戶對氨基酸和多肽是有需求,因此該些信息并不為所屬領域人員普遍知悉和容易獲得的。另一方面,兩上訴人確認其提交的名片是朱國基在被上訴人處工作時獲得,而這些名片是被上訴人通過參加各類國內外行業展會才獲得的,為此付出了一定的人力、物力和財力,并非容易獲得,同時,被上訴人在與朱國基簽署的《技術及商業保密條例》已經明確確定了名片屬于公司的商業秘密,故兩上訴人關于四家客戶名單不符合秘密性的上訴理由,本院不予采納。?

?

2、被上訴人為防止客戶信息泄露,在與朱國基簽訂的《勞動合同》及《技術及商業保密條例》中明確約定客戶名單等經營信息為保密范圍,這表明被上訴人不僅有保密的意愿,也為保護客戶信息采取了合理的保密措施。兩上訴人稱被上訴人2013225日的一份認領客戶訂單的郵件,被群發給了包括管理層在內的人員,可見被上訴人并未采取保密措施。一方面,該份郵件是復印件,被上訴人對該郵件的真實性不予認可;另一方面,即便該份郵件是真實的,本院認為商業秘密的保密性并不要求保密措施是天衣無縫,且對所有人員都處于隔離狀態,只要秘密權利人采取了合理的保密措施,保密義務人通過制度或協議知曉其有保密義務,就認為已經采取了保密措施。被上訴人在《技術及商業保密條例》中也已經明確規定,保密條例適用于公司所有成員。可見,被上訴人要求其公司員工對商業秘密負有保密義務,其對客戶信息采取了合理的保密措施,故本院對兩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對客戶信息未采取保密措施的意見不予采納。?

?

3、在付出了時間、資金和勞動基礎上獲得的客戶名單,會節約交易成本,增加交易機會,為客戶名單的擁有者帶來經濟利益。據此,本院認為被上訴人所主張的客戶信息符合商業秘密的價值性要件。

?

二、兩上訴人的行為是否侵犯了被上訴人的客戶名單。?

?

認定侵權人是否侵害商業秘密,一般采用相同(實質相同)+接觸-合法來源的原則。本院認為,兩上訴人的行為侵犯了被上訴人的客戶名單。理由如下:?

?

1、兩上訴人使用的四家客戶信息與被上訴人主張的客戶信息一致,為被上訴人的長期穩定客戶,其中,PH公司、Almac公司以及Neuland公司三家客戶聯系人的電子郵箱完全一致。兩上訴人主張其使用的昂博公司聯系人的電子郵箱地址與被上訴人主張的不一致,經查,被上訴人在本案中主張的客戶名單不僅僅是客戶的名稱、地址、聯系方式,還包括交易習慣、意向、內容等特殊客戶信息,盡管業務聯系人或電子郵箱可能會不一致,但客戶的名稱、對氨基酸和多肽產品的需求意向卻是一致的。兩上訴人還主張其使用的PH公司的電子郵箱盡管與被上訴人一致卻來源于官方網站,本院認為互聯網上雖然可以查詢到部分客戶的聯系方式,但網上披露的信息并不代表客戶對涉案產品有需求。據此,本院認為兩上訴人使用的客戶名單與被上訴人主張的客戶名單實質相同。?

?

2、朱國基在被上訴人處任職時擔任國際銷售副總裁,負責國際貿易和開發國際市場業務,而涉案四家客戶基本都與被上訴人的固定業務員聯系,這些業務員當時都歸屬于朱國基管理。朱國基在職期間,有大量的機會接觸到相關客戶信息,兩上訴人亦承認在與客戶聯系過程中使用過朱國基在被上訴人處工作時所獲取的名片。據此,本院認為朱國基在被上訴人處任職期間,有機會并實際接觸到了相關客戶信息。?

?

3、被上訴人與朱國基在朱國基入職時即簽署了保密條例,根據該條例的相關規定,朱國基在職或離職后,都必須對被上訴人的技術及商業秘密負有保密的義務和責任,但朱國基卻違反被上訴人有關保守商業秘密的要求,披露、使用并允許希施公司使用其所掌握的涉案四家客戶信息。朱國基受聘于希施公司后,利用在被上訴人處掌握的信息,有針對性的向客戶發出詢單郵件,希施公司作為被上訴人的同業競爭者,明知或者應知朱國基的上述違法行為,仍然使用涉案客戶信息,并實際上與四家客戶之一Almac公司發生了交易,與Neuland公司也在交易磋談過程中。兩上訴人的上述違法行為減少了被上訴人的業務銷售量,給被上訴人造成了經濟損失,構成了侵權。?

?

兩上訴人主張Almac公司是母公司美國希施公司介紹給希施公司的,而Neuland公司是基于對朱國基的信任與希施公司主動聯系的,對此主張,兩上訴人并未提供相應證據加以佐證,故本院難以采信其主張。兩上訴人另主張朱國基向昂博公司、PH公司發送電子郵件只是通知其離職的消息。經查,朱國基主動向昂博公司、PH公司發送的郵件,不僅僅只是告知對方自己已經跳槽,還包括希施公司關于多肽和氨基酸產品的介紹,由此可見,朱國基知道該幾家公司為被上訴人的客戶,并知道這幾家公司對多肽和氨基酸有需求才會有指向性的發送此類郵件,而如果朱國基發送郵件是為了挖掘客戶,根本無需特意告知對方自己從被上訴人處跳槽的消息,據此,兩上訴人的相關上訴理由與事實不符,本院不予采納。

?

三、原審判決賠償數額是否合理。?

?

根據在案證據,上訴人通過發送郵件的方式向被上訴人的客戶介紹自己的產品并且已有一家客戶與上訴人實際發生了交易,上訴人的行為直接導致被上訴人客戶的流失,給被上訴人造成了損失,故兩上訴人認為其行為未給被上訴人造成損失與事實不符,本院不予采納。關于判賠的金額,鑒于被上訴人的損失或上訴人的侵權獲利均難以確定,考慮到被上訴人為開發客戶確實付出了一定的人力、物力和財力,而兩上訴人的侵權故意明顯、侵權情節較為嚴重,本院認為,原審適用法定賠償確定的判賠金額在一定的合理范圍之內,兩上訴人雖對此提出異議,但未能提交證據證明,故本院對兩上訴人的上訴理由不予采納。?

?

綜上所述,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本院予以維持;兩上訴人的上訴理由均不能成立,對其上訴請求本院均予以駁回。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

二審案件受理費人民幣3,300元,由上訴人朱國基、希施生物科技(上海)有限公司負擔。?

?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

??長:徐燕華

代理審判員:桂 ?

代理審判員:胡古月

一四年七月二十一日

??員:譚 ?

福州按摩技术 贵州十一选五 篮球比分牌图片 极速体育比分直播 威廉即时赔率 天津时时彩 云南快乐10分 电竞比分网 河北时时彩 云南快乐10分 体育比分预测竞猜网站 雷速体育直播网 云南时时彩 手机比分网球探 五体球的王进安 江苏7位数 棒球比分app